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liny2014

真善美

 
 
 

日志

 
 

【转载】近世艺林琐话(续一)  

2014-09-22 06:34:01|  分类: 转载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萬君超之博客《近世艺林琐话(续一)》

近世艺林琐话(续一)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陈定山与张大千(左) 

陈定山论鉴定家

     陈定山擅书画,精鉴赏,民国年间曾为故宫文物赴英国展览之书画审查委员会委员之一。与庞莱臣、吴湖帆、张善子、叶恭绰、张珩、徐邦达、王季迁、赵叔孺等人共同参与此事。其后曾于《春申旧闻》一书中评点当年之同仁云:“庞莱臣鉴赏目光,实借助他人。初期为顾若波、陆廉夫,中期多为李醉石鉴定,晚年用徐俊卿,此四子者均为‘四王’出身,故其目力及明而止,不能上超唐宋。庞氏以四子为甄陶,先声夺人,鉴别唐宋,颇有成见,年齿又最高,故偶有异议,先欲折服此老,必列举若干书画著录,而能历数家珍者,始能使之颔首。此事以王季迁、徐邦达为最擅场(长),二人时皆年少,并出吴湖帆门下,但鉴赏书画则胜其师。”其论叶恭绰(别字誉虎)云:“是一个执拗人,论书画尤执偏见,常与余争辩一画,各举理由,而不相下。”故他曾当面将叶氏比作宋人王安石,王被时人称为“拗相公”,苏东坡曾嘲讽其“少一根筋”。 陈定山还曰“誉虎说话,目常下视,心计深沉”云云。

 

近世艺林琐话(续一)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鸜鵒图》(今藏南京博物院)

赵佶《鸜鵒图》

《鸜鵒图》,纸本墨色立轴。乾隆题诗塘并题。今藏南京博物院。曾为大收藏家庞莱臣收藏,并著录于《虚斋名画续录》卷一。该画在乾隆年间入藏清内府,乾隆在诗堂上题有“活泼泼地”,但《石渠宝笈》诸编未见著录,画上和边绫两侧题跋、印鉴累累。光绪年间流出清宫,曾为南海銕画楼、玉峰周氏收藏,后归庞莱臣收藏。由于原作已经破损不堪,难以修复,庞氏就重金邀请名画家陆恢(廉夫)精心对摹两幅,然后将原作销毁。故世上仅存两幅《鸜鵒图》摹本。一幅后为日本人原田尾山购得携往日本;另一幅于一九六一年由庞家后人捐赠给南京博物院。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南京博物院特派专人携《鸜鵒图》,远赴湖北咸宁之文化部“五七”干校,请徐邦达、刘九庵、马子云三人对此画作真伪鉴定。三人皆认为是赵佶真迹,三人还写有文字证明,而对画中某些“接笔”,认为最晚下限可到元末明初。十五年后,“古代书画七人鉴定小组”又对此画进行了重新鉴定,亦皆认为是真迹。二OO五年八月,南京博物院研究员万新华在《收藏家》杂志上撰文披露此画之实情,此画之真伪始有定论,遂天下尽知。

近世艺林琐话(续一)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王诜《烟江叠嶂图卷》(今藏上海博物馆) 

收藏家章佩乙

章佩乙原名世保,字佩乙。绍兴人,一说苏州人,前清秀才。其祖父章梅庭为光绪皇帝四大御医之一,与章太炎为近堂兄弟。章佩乙早年与湖州陈其美交游,后加入同盟会,并任职于上海新闻界。段祺瑞主政北洋政府时,应邀出任财政部钱币司司长。民国六年,张勋率军入京“复辟”,追杀财政总长李思浩、陆军次长徐树铮两人。章佩乙于李、徐两人交谊甚笃,故冒杀身之险入张府,屈膝下跪,乞求为李、徐二人赦免。张勋与章梅庭亦有深交,曰:“看汝之面,李思浩可不杀。但徐树铮非杀不可!”此徐氏已藏匿章家,章匆匆回寓。为徐氏化妆后,亲自陪其乘上自家小轿车出城。据说当时京城仅有二辆进口豪华小轿车,另一辆为溥仪所有。守城官兵,以为是溥仪之车,竟无人敢盘查。安全送徐至天津租界后,两人临别握手。传徐氏为报救命之恩,送章佩乙银票二张,计五十万银元,遂一夜暴富。

章佩乙后退出政界,隐居京城。所得巨款,多用以收藏古籍和书画,尤以宋元书画真迹最为精佳。如宋王诜《烟江叠嶂图卷》(今藏上海博物馆)、米元晖《云山得意图卷》、岳飞之师李纳字卷、夏圭《蜀江晚泊图卷》、倪云林《晴岚暖翠图》、《茅亭秋寂图》、唐寅《溪山秀远图》等等,另还有明清名家对联百余幅,时人誉其为“半个项子京”。章佩乙晚年旅居上海,后因投资经商失败而陆续将收藏变卖一空。惜其一生收藏未有著录传世,故今人知者甚稀。其子为上海著名经贸学者和书法家章汝奭先生,以小楷名世。

 

近世艺林琐话(续一)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睡猿图》(今藏美国檀香山美术博物馆)

《睡猿图》之价

张大千当年在苏州以宋人佚名之作,一说是宋人牧溪之作而伪制南宋梁楷《睡猿图》(今藏美国檀香山美术博物馆)。后又经精心做旧、伪制题款,再托北京书画商人出售。吴湖帆一见之下以为真迹,即不惜重金购藏。但当年交易价格一直不详。十余年前,晚清广东著名收藏家吴荣光后裔、谢稚柳弟子、画家吴灏在香港《名家翰墨》杂志上撰文披露:据张珩(葱玉)告知其云,吴湖帆当年以四千元白银买下此画。张大千与书画商人各得二千元。我对此说颇有存疑:吴湖帆是否能够一次拿出如此多之现金?

近世艺林琐话(续一)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曹大铁摹《柳如是小像》 

大风堂弟子曹大铁

曹大铁字北野、尔九,别署若木翁、寂庵,江苏常熟人。土木工程师。民国二十五年经画家、表舅陈迦庵引荐在苏州网师园拜张善子、张大千为师学画。曹大铁家境饶富,工诗词,精鉴赏,尤以收藏古籍名闻江南。其虽入大风堂时年较晚,然实属众弟子中之“大哥级”人物。其学画纯属陶冶性灵而已,非以此为业。

张大千当年在北平购买《韩熙载夜宴图》、《潇湘图》等名迹,急电曹大铁筹款一千万。曹即卖出黄金一百一十两得款后电汇之。后张大千回至上海,让曹大铁鉴赏所购之古画名迹。并对其云:“是要偿还现金,还是以画抵债。”曹曰请师赐几件古画即可。张大千遂从中取元画三卷,明画一卷于曹。曹曰太多,不肯接受。张大千执意令其收下。曹归家中,邀好友张葱玉前来鉴赏。张一见之下,坚要曹按市价转让。后张葱玉以一千数百万元购下四画。曹仅留下一千万,将所得余款又全部归还张大千。予尝在游戏之作《大风堂弟子点将录》中,将曹大铁列为“天贵星小旋风柴进”,实有所指也。

 

陈巨来佚文

岁戊午,余年十四,始学篆刻于秀水陶惕若师。越四年,辛酉春,父执四明赵叔孺丈偶来余家。先君命出所就正,丈谬许为可造。遂执贽侍函丈,于今四十余年矣。家无恒产,恃粥技以资生,所刻象齿及石,为数殆逾二万。先后辱吴越诸老先(生)不我遐弃,颇出假所蓄历代印谱,俾恣研摹,或指授秦汉至近代印人之源流派别,雅俗正变,俾辨途术,自维薄劣。虽妄窃时名,实未能深入古人堂奥,有负师友厚期。重以久撄痼疾,六十而还,目力腕力,胥就衰退,闲检旧作,辄生今不如昔之感。爰取尘箧所存印稿二百六十二纸,附三弟旸若遗稿,都为五册,过而存之。潢治既竣,复集半山诗成三绝句题之曰:可怜无补费精神,独守千秋纸上尘。默默此时谁会得,成功容易却艰辛。  邯郸四十余年梦,老去应无日再中。陈迹可怜随手尽,卑于尔雅注鱼虫。  论心于此亦同坚,楮叶工夫浪费年。但可与人漫酱瓿,复随人事散如烟。 嗟夫,篆刻小技耳,而难进易退,若斯其甚也,而况其大于是焉者乎?丁未上巳。陈巨来。

案:一九二七年元旦出版之《上海画报》上,有赵叔孺为陈巨来代定鬻印润例:巨来从余学印,未及两年,技日大进。因求者踵至,为定印例如下:石章朱白文每字二元。牙章加倍。螭文及腊封同字例。极大极小倍之。劣石不应。不如例不应。先润后刻。约期不误。丙寅正月赵叔孺代定。收件处朵云轩南成都路善乐坊七O七号。

 

近世艺林琐话(续一)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邵洵美与夫人、表姐盛佩玉

碑帖收藏家邵洵美

诗人、出版家邵洵美收藏西书善本和古籍颇多,亦藏有宋代官窑名瓷。其实邵洵美亦是一位碑帖和金石拓片鉴藏家。施蛰存《闲寂日记》中一九六四年五月十九日记载:“下午访邵洵美,始知渠家所有碑帖一千四百余种皆为家人尽数卖去,仅得一百四十元,可惜矣。今日见残余十许种,有泰山廿九字及鼎彝拓片三五种,皆佳。”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邵洵美曾入狱三年。在释放半年后,欲为庆贺陆小曼生日而无钱,即拟将家传一枚吴昌硕所刻“姚江邵氏珍藏图书章”出售。此印为寿山白芙蓉石。转托友人售于篆刻家钱君匋,并约定与之在电影院中碰面交易。电影开始放映时,钱君匋借助座位下之微弱脚灯仔细辨认,还不时自言自语道:“好章,好章啊!我要的,我要的。”立刻拿出十元递给友人。邵洵美即以此十元钱为陆小曼过生日。

 

近世艺林琐话(续一)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陈小翠(约1940年左右) 

陈小翠与顾佛影

世传著名女诗人、女画家陈小翠与其父弟子、名诗人顾佛影(号大漠诗人)有“婚外恋情”。又经陈巨来《安持人物琐忆》为之渲染,遂世人以为“信史”。实皆捕风捉影、以讹传讹之“八卦”耳。陈小翠《翠楼吟草》,其中酬答顾佛影诗词颇多,十九为风雅唱和之篇,亦不无女诗人婉拒顾氏之作。《还珠吟有谢》九首中有云:“我是飞仙君是佛,不妨立地即生(升)天。”“明珠一掷手轻分,岂有罗敷嫁使君。”《大风雨日写示大漠》中有云:“莫以闲情伤定力,愿为知己共清谈。”《重谢》中有云:“梁鸿自有山中侣,珍重明珠莫轻投。”

陈小翠有散曲《越调·残英曲》,前有长序,虽是纪其女友之事,实乃自喻也。序曰:“残英女史,某小说家妇也。余儿时曾与同居。时女年十七,姿容隽爽,有丈夫气。伉俪不睦,邂逅吉士,挑以同奔。女初犹顾忌礼教,后一日,其夫饮茶,味有异,疑女鸩己,勃溪终夕。女去志遂决,遗一儿仅周岁,亦云忍矣。去如黄鹤者十七年,甲戌冬忽重见女于海上,颜色悲戚,非复故态。云后夫以事下狱,遗儿女俱幼,零丁无依。其前夫及姑则已久死,墓木且拱矣。余闻而哀之,为之谱曲。盖女天资非劣,但未尝学问,为外境所诱,堕落至此,可怜亦可惜也。”

 

近世艺林琐话(续一)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松下高士图》(今藏刘海粟美术馆)

刘海粟之收藏

刘海粟生前曾收藏一幅石涛与八大山人合作《松下高士图》轴,纸本浅绛设色。图左上有石涛行书长跋云:“雪个西江住上游,苦瓜连岁客扬州。两人踪迹风癫甚,笔墨居然是胜流。八大山人写松石,清湘膏盲子补修竹、远山。染庵年道翁赠诗,言潇洒、言太古,皆本色,余何足以当之。渡江人姑作一二俚言,用当别语,韵难和,或不笑否?辛巳八月,清湘大涤子济并识。”下钤“大涤子”与“大涤草堂”两印。此图后印入《刘海粟美术馆藏品·中国古代书画集》中,乃刘海粟镇斋名迹之一。

《松下高士图》实乃张大千臆造之作,七绝题画诗见《石涛题画录》卷四,为先著(染庵)所作《题石涛写兰墨妙精册》二首之一。题跋文字出自上海博物馆藏石涛《长干图卷》之中。据清代以来之书画著录和题跋文字可知,石涛与八大之合作之画约有四件。然今公认之存世之作仅有一件,即美国王方宇所藏之《水仙图卷》。张大千伪制石涛书画,连罗振玉、黄宾虹、吴湖帆、陈半丁等人及一批日本大收藏家皆十九“走眼”,况“好事家”刘海粟乎?

近世艺林琐话(续一) - 萬君超之博客 - 萬君超之博客

知堂五十岁像(1934年)

知堂五十自寿诗

一九三四年一月,周作人虚岁五十。生日前夕作“牛山体”七律二首云:“前世出家今在家,不将袍子换袈裟。街头终日听谈鬼,窗下通年学画蛇。老去无端玩骨董,闲来随分种胡麻。旁人若问其中意,请到寒斋吃苦茶。”“半是儒家半释家,光头更不着袈裟。中年意趣窗前草,外道生涯洞里蛇。徒羡低头咬大蒜,未妨拍桌拾芝麻。谈狐说鬼寻常事,只欠工夫吃讲茶。”时林语堂正在上海创刊《人间世》,向知堂约稿,即以二诗抄寄之。林遂以《知堂五十自寿诗》为题发表,并同期刊登沈尹默、刘半农、林语堂唱和诗,后两期又有蔡元培、沈兼士、钱玄同唱和诗。

不料此事竟引起一批左翼青年之激烈抨击,廖沫沙、胡风、许杰等纷纷撰文予以口诛笔伐。林语堂亦不得不为之撰文进行解释。知堂也因此事郁闷不已,后将之写入《知堂杂诗钞》、《知堂回想录》中。此事其实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文坛进一步分化之重要标志。《知堂五十自寿诗》及诸家唱和之原稿,后被时为《人间世》之编辑、知堂同乡陶亢德装裱成卷珍藏,惜不知此物今尚在人世间否?在诸家唱和诗中,陶氏最激赏沈尹默之作:“莫怪人家怪自家,乌纱羡了羡袈裟。似曾相识拦门犬,无可奈何当地蛇。鼻好厌闻名士臭,眼明喜见美人麻。北来一事有胜理,享受知堂泡好茶。”此诗《沈尹默诗词集》不载。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