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liny2014

真善美

 
 
 

日志

 
 

【转载】十大忧伤曲--《杰奎琳之泪》(杜普蕾演奏)  

2014-04-21 22:17:13|  分类: 音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Jacqueline du Pre杰奎琳·杜普蕾(1945-1987),20世纪天才的大提琴演奏家。似咏似叹的旋律,缓慢地击打心怀。沉淀已久的弦音,释放出无尽的哀思。眼泪在眶内满盈,沿着厚重深沉的如诉如泣的乐音,慢慢滑落,滑落。催人泪下的琴声中,黯色的乐魂翩然远逝,独舞于夜深人静的街头。流畅中带有哽噎的琴声,似乎在讲述一个久远的故事,让人窒息,浑身感到寒冷。忧伤。寂寞,无助,迷惘,交织在一起的复杂的感情,在凝固的空气中弥漫,让人潸然揪心。

法国作曲家、大提琴家奥芬巴赫(1819-1880)的《杰奎琳之泪》,竟在百年后和一个也叫杰奎琳的英国大提琴才女相遇。我想当杰奎琳·杜普蕾演奏这首百年前与她同名者之“泪”时,或许她也心泪在淌,否则,她的琴声怎么会有令听者心灵难以自拔地深“陷”其中的巨大魅力?我想杰奎琳·杜普蕾的弓弦生涯,不仅在用技艺,还在用神魂,用生命,否则,她的人生怎么会只有42年?据说,匈牙利大提琴家斯塔克第一次听她演奏《杰奎琳之泪》时就说:“象她这样把所有复杂矛盾的感情都投入到大提琴里去演奏,恐怕根本就活不长。”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竟是一语成谶啊!古今中外,多少才子才女,给世界留下了永远年青的面容!

杰奎琳的眼泪,一遍又一遍,听到最后,心莫名其妙,似乎稍用力,就能拧出一串水珠。暮色四起,这被大提琴轻起涟漪的黄昏,和往昔一样苍茫。苍茫惯的还有我不着边际的神经,再一次被无数过往深深笼罩,愈来愈沉,愈来愈重。所有隐约的心事像藤蔓一样延伸开去……没有惶惶作逃,依旧坚持倾听。

爱情走到尽头,生活失去意义。天空一片灰暗,大地满目废墟。我没有工作,我一贫如洗,不再考虑何从何去,没有人爱,我想回家。

前一秒的绚烂阳光,经暴雨渲染由亮转暗,灰暗在不断弥漫,弥漫萦绕在耳际的那曲忧伤,经风的洗涤却由淡转浓,在天空久久回荡、回荡,沉淀已久的弦音释放出的能量,让人窒息、让人潸然,如生命中所有的不可预期,那突如其来的弦音直击心房,眼泪随同Jacqueline的一生慢慢滑落,那如烟花般绚烂的生命,那如烟花般独自美丽的寂寞。

她用自己的一切,感伤了整个世界,她用全部的生命,奏出永久的绚烂,那如烟花般绚烂的生命,那如烟花般独自美丽的寂寞,在静谧中归于虚无,在璀璨中遗留凄美。

婉约思念的曲,吟情深深,一如在清清溪流的记忆里,听着听着禁不住随着音乐潮湿而疼痛……

    

 

任何好的音乐都是留给听得懂它的人的, 细细的听,慢慢的品……

音乐省略了很多语言,有时沉浸在音乐的氛围里,久久无语……

一盏灯,一杯咖啡,伴着这低沉舒缓而凄婉浑厚的旋律,缓缓地流淌在这夜色迷离的静夜里。潇潇的雨夜,敲窗而至,那分明是从天宇深处飘落的泪滴。融化在这妩媚沧桑,低婉的琴弦里,拨皱了心池,让紧握心底的灵魂蠕动,爬起,抖落红尘。舞动淡漠凄婉的羽翅,追逐着这颤动的心弦,忧郁而华丽的飘飞之上,匿入着流动的苍郁之中。

  一直都很喜欢大提琴音乐,它音色醇厚,宽广而温暖,它对忧伤独特的表现,更是其他乐器所不能比拟的。还记得第一次被大提琴的音色所打动,就是这首---杰奎林之泪。如果作曲家没有对生与死极大的领悟,他是写不出这样感人至深又富有哲理的作品。几年过去了,再次听起这首曲子,依然是如此的动人,改变的是我对作品的理解,不变的依旧是那份钟爱。

  音乐引导我走向寂静的小路,漫天是秋天的凉意,树梢还有金黄的树叶飘落,这便是这首曲子为我们最初营造的怀旧的氛围,这浪漫优美的旋律让我陷入深深的回忆。回忆是痛苦的,尽管往事已被岁月尘封,可在成长的岁月里,我们不知留下多少遗憾。

这座城市早以深深陷溺在梦境的旋涡中,只有我还独自伫立在窗前,久久凝视满街的灯光。一切的音乐,一股风暴在我的内心席卷而过,这首乐曲的魅力折磨的我难以入睡,想起一个人,多么的渺小,多么的无力,生活又是多么无奈。


 

杰奎琳之泪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杰奎琳之泪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杰奎琳之泪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圣桑:热情的快板

        

               门德尔松:D大调无词歌

        

            格拉纳多斯:歌剧“高雅斯卡士”间奏曲

        

              她比烟花寂寞 Hilary and Jackie

         

         在电影她比烟花寂寞中,杜普蕾和巴伦博伊姆有一段对话。

         “如果我从此不会拉琴,你还会爱我吗?”

         “不会拉琴,那就不会是你了。”她老公说。

杜普蕾的生活中,最后就只剩下医师、护士和几个老朋友...巴伦博伊姆先是每隔一段时间来探望她,一直持续到巴伦博伊姆在巴黎另组一个家庭之后,有了新家,回来的机会就更少了...只留下她一个人慢慢孤独地死去。

 -------------------------------------------

        --(湘江击水)编辑 2014-04-17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