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liny2014

真善美

 
 
 

日志

 
 

引用 词人秦少游 引用 博文书院  

2010-01-04 01:40:51|  分类: 诗词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yaliny词人秦少游 引用 博文书院

 

词人秦少游    引用 博闻书院 - yaliny - yaliny的博客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是男女情爱的千古绝唱,这是化朽腐为神奇的名句,出自秦观描写七夕的名作《鹊桥仙》。七夕的牛郎织女相会是个非常浪漫的故事,历代文人们写出了大量有关七夕的诗词,其中自然不乏佳作,但自从有了《鹊桥仙》,自从有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七夕”就深深地打上了秦观的烙印,成了秦观的专利。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 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鹊桥仙

   

这首《鹊桥仙》语言优美,构思精巧,格调高雅,立意深远,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在秦观之前,李商隐、欧阳修、柳永、苏轼、张先等都创作过以七夕为题材的诗词,但他们是从牛郎织女聚少别多的角度着手,为牛郎织女的相聚短暂而感叹、婉惜,词的格调大多哀婉、凄楚、愁苦、伤感。而秦观的这篇却与众不同,独树一帜,他不说一年只有一次相会太稀少,却说一次幸福的团圆胜过无数次,还说只要两情永远相爱,为何一定要长相守,真可谓惊世骇俗,令人读来荡气回肠,让所有的平庸之作黯然失色。

相传织女是织云制锦的能手,词的开篇只用了寥寥数笔,便烘托出了双星相会时温馨、祥和、浪漫、欢快的气氛,“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天空中飘过一朵朵纤柔多姿、精巧神奇的彩云,这是织女星飞向银河时留下的,只有在今夜她才能渡过辽阔的天河,与牛郎相会。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一对心心相印的爱侣在圣洁的金风玉露之夜的一次幸福的相会,就胜过了人间无数次寻常的聚首。

接着写两人依依惜别,“柔情似水”,形容牛郎和织女的情意,就像天河中的悠悠流水,是那样的温柔缠绵。“佳期如梦”,美好的时光象梦一样短暂。“忍顾鹊桥归路”,刚刚借以相会的鹊桥,转瞬间又成了和爱人分别的归路,这里未出现“不忍离去”四个字,但依依惜别之情尽在不言中。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句话感情强烈,意境深远,揭示了爱情的真谛。坚贞不渝的爱情是能够超越时空永存的,只要彼此真诚相爱,只要两情至死不渝,又何必贪求卿卿我我的朝欢暮乐?正是这种高尚的精神境界,使全词升华到新的思想高度,远远地超过了同类词作。

秦观生于1049年,字少游,他的词深受柳永的影响,是北宋著名的婉约派词人,对后来的周邦彦、李清照等人有很大的影响。

秦观是天生的才子,他少年才俊,文丽而思深,名盛一时。秦观的早期作品大多描写男女情爱,语言精巧,音律谐美,写得缠绵婉转、柔媚清丽,抒写离别之情时也只是透出一种淡淡的忧伤。下面这首《满庭芳》就是秦观为一位歌妓写的,当时他在一次酒宴上,喜欢上了一个歌妓,两人亲亲我我,度过了一段非常美好的幸福时光,后来两人不得不分开,秦观便写下了这首抒写离情别恨的名作来怀念这段青楼岁月。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樽。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倖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满庭芳》

 

这首《满庭芳》用绘画般的笔法点染凄凉的秋景,融情于景,层层推进,写出了有情男女在离别之际的悲情,即使没有这种经历的人读后,也会生出无限的伤感。

这首词开头的八个字“山抹微云,天连衰草”,被誉为天然的好词语,特别是一个“抹”字用得非常奇妙、形象,别有意味,使深秋景色像一幅画展现在读者眼前。“山抹微云”,不是写山高,而是写山远,“天连衰草”也是写远,这句话勾勒出了“望断”天涯时看到的一幅暮霭苍茫、惨淡凄美的景象。只此一句,便足以流芳词史了。

“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这是一幅多美的画面呀,调美,音美,境美,笔美。秦观通过描绘出这样一幅极美的画面与他此时的悲苦心情形成鲜明的对比,令人悲从中来。

这首《满庭芳》笔法精妙,境界超凡,在当时就广为流传。苏轼读到这首词后,非常欣赏开头的“山抹微云,天连衰草”这句话,称秦观为“山抹微云君”。从此,“山抹微云”便成了秦观的代名词。有一次,秦观的女婿范温在某处赴宴,开始无人理睬。后来有人无意中问他:“阁下是什么来历?”范温缓缓地答道:“我是‘山抹微云’的女婿!”满座皆惊,顿时对他刮目相看。

不过,据说苏轼又嫌这首词格律不高,嘲笑秦观说:“没想到几天不见,少游你竟学柳七词。”因为柳永终日流连妓院,当时的文人雅士都不屑与他为伍。秦观当然不肯承认,辩解说:“我虽无学,但还不至于如此!”苏轼笑呵呵地说:“‘销魂,当此际’,难道不是柳七的常用词吗?”秦观张口结舌,无言以对。苏轼便写了一副对联来取乐:“山抹微云秦学士;露花倒影柳屯田。”(“露花倒影”出自柳永的《破阵子》)。

秦观的一生命运是与苏轼密切相关的,秦观的性格比较柔弱,两次科考落第,便心灰意冷,自爆自弃,后来在苏轼的鼓励下,才再度应试,名扬天下的“山抹微云君”直到三十六岁时终于考上了进士。入仕后,秦观又得到苏轼提拔,与黄庭坚、晁补之、张耒经常出入苏轼门下,被称为“苏门四学士”,而在这四人中,苏轼又偏爱秦观,民间甚至流传着一个“苏小妹三难新郎”的故事,子虚乌有地编造出了一个聪慧美丽、才气过人的苏小妹,然后又将秦少游变成了苏轼的妹夫。

不过秦观注定是个悲苦的人物,好日子没过多久,苏轼政治斗争被贬,秦观也受牵连被迫离开京城。此后,秦观又屡遭贬逐,情绪低落,在失意、忧郁中度过了后半生。因此,秦观后期的词作大多是抒发仕途失意的哀怨,字里行间充溢着忧伤悲苦,这是一种绝望的忧伤,是一种不可自拔的悲苦。下面这首《千秋岁》就是秦观在被贬后,心情十分忧郁悲伤,愁思难解的情况下写的。

 

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乱,莺声碎。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

    忆昔西池会,鹓鹭同飞盖。携手处,今谁在?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千秋岁

 

水边沙外,多么美好的地方,城外的春寒刚刚消退,正是三春美景到来的时节。城里也是“花影乱,莺声碎”,春意正浓。这里用“乱”和“碎”来形容花多,同时也隐约地传递出词人纷乱的心绪。接着笔锋突转,面对这大好春光,词人却因为“飘零”在外,远离亲友,无心把酒赏春,以致于“宽衣带”,人也日益消瘦了。“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过去的友人都不在身边了,当“碧云暮合”时,只有我和天空中的暮云“空相对”,这是一幕多么苍凉的场景呀!

“西池”是指北宋首都开封顺天门外街北的金明池,这是当时的游览胜地。如此凄凉的境遇,自然会勾起词人对往日西池聚会的回忆。“鹓”和“鹭”是指两种鸟,它们飞行时排列有序,古诗词中常用来代表朝中官员,因此“忆昔西池会,鹓鹭同飞盖”就是指当年词人和苏轼、黄庭坚在一起在西池聚会的快乐时光。可是当年“携手处”,“今谁在?”,都被贬出京城了呀。“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日边”借指皇帝身边,现在政治理想破灭了,而人也衰老憔悴了。“飞红万点”,是一种荡人心魄的美,可对这种美的离去,词人却回天无力,只能悲叹、愁苦,看着红颜一点点地在眼前慢慢地消逝。“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这是和着词人血泪的悲叹!这慢慢飞去的,不仅仅是春红,还有词人的生命!写下了这样的句子,词人还能活多久?

果然,在元符三年,即公元1100年,宋哲宗驾崩,徽宗赵佶即位,大赦天下,秦观在得到朝廷的放还诏令,欣然启程北归,到滕州时,还兴奋地四处游玩。劳累之余,秦观觉得口渴,就向旁人讨水喝。当他端起水碗,看到自己在水中满头白发的倒影,想到终于可以和家人、好友欢聚一堂了,不禁展开愁眉,含泪一笑,溘然而逝,年仅五十二。

苏轼在得知秦观去世后,痛心疾首,悲情难抑,将“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题在扇上。苏轼每日看着这两句词,流泪不止,连连哀叹:“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是苏轼最欣赏的两句词,选自秦观的《踏莎行》。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踏莎行

 

这是秦观最悲哀的一首词,是他在数次被贬,流放到郴州时写下的,抒写了谪居的凄苦、伤悲、幽怨和对前途的绝望,成为蜚声词坛的千古绝唱。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这是一幅凄楚迷茫、悲伤绝望的画面。“楼台”是高大的,是词人心中的远大理想。“津渡”是登船的渡口,是词人仕途的出路。“雾”、“月”则是无力抗拒的现实阻碍,在“雾”、“月”中,“楼台”和“津渡”都迷失了,再也找不到了。由于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均已破灭,词人便自然地联想起了离郴州不远的“桃源”。“桃源”是陶渊明心中的避乱胜地,也是词人被接踵而来的政治迫害逼迫得无路可走时的唯一归宿,词人多么希望能寻找到一条通向“桃源”的秘道啊!可是,“断”、“无”两字将一切希望都灭绝了,连最后一条通往“桃源”的路也向他关闭了,词人绝望了!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陷入绝望中的词人连续引用了“孤馆”、“春寒”、“杜鹃”、“斜阳”等令人悲伤的景物,创造了一种强烈的凄楚、苍凉的气氛,将整个身心都融入了这片悲伤的景物中,试想谪居在外、孤单飘迫的词人眼看着太阳在杜鹃“不如归去”的凄厉之声从慢慢地落下,这是一幅多么残忍的画面!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词人在郴州不断地收到亲友的寄赠和安慰,这些本来应该带来快乐的书信,却让身处困境的词人联想到自己的事业和前程在无休止的政治斗争的漩涡中逐渐地被淹没,不由得更加愁苦、伤感,平添了许多怨恨。一个“砌”字更加形象地表明心中这些的愤恨已“砌”成了一堵层层叠叠、坚实厚重的“恨”墙。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郴江是发源于郴山,流到湘江中去的。少游说郴江从郴山发源,就应该永远地留在郴山,它为什么要大老远地流到湘江中去呢?这句发问无理而有情,寓意奇妙,自己好端端的一个读书人,本来是应该为朝廷做一番事业,正如郴江原本是应该绕着郴山而转的呀,可谁会想到如今却被无休止地卷入政治斗争的漩涡中,四处飘迫,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呀!

这首悲词凄苦哀婉、饮誉词坛,从悲哀里开拓出了一种意境,是少游用生命发出的最后的呐喊。“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深为王国维所推崇,认为具有《诗经》“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大气象,同时指出,秦少游一般的词是凄婉的,可是当他写到这两句的时候,则变为凄厉了,是强烈而惨痛的悲哀。苏轼则最爱“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两句,将其题在扇面上。让我们记住这首《踏莎行》,把她作为对秦少游这位失意才子的永久纪念吧!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